3月22日,中紀委公佈姚木根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的當天,《江西日報》刊發了姚的署名文章。圖片來源:京華時報
江西省樟樹市中洲鄉甘竹村姚家村民小組,姚木要老家大院大門緊鎖。圖片來源:玉溪日報
  原標題:江西副省長姚木根落馬 禍起“個人事項報告不實”
  中央巡視的效果正在江西持續發酵。
  3月28日,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證實,江西省副省長姚木根涉嫌嚴重違紀,中央已決定免去其領導職務,現正在按程序辦理。
  3月22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姚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這是去年中央巡視之後,江西省第二位“落馬”的副省級官員。在姚之前,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總工會主席陳安眾已於去年12月“落馬”。
  春節前已被調查
  據相關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姚木根是在山東開會期間被帶走的。
  事實上,姚的落馬並非像此前媒體報道的那樣突然和毫無徵兆。多方信息源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春節前,有關姚被調查的消息已經在江西的官場傳得沸沸揚揚。
  一位熟知江西省政情的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這個春節,姚木根基本是度日如年,十分煎熬。
  過完年之後,全國兩會召開。兩會期間較為敏感。但今年,中紀委恰恰在此期間宣佈了另一位副省級官員——雲南省副省長沈培平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的消息。
  “在兩會期間,帶走高級別官員調查會引起較大的震動。如果在此期間同時宣佈兩位在職的副省長被調查,所引發的議論和震動可以想象。”上述知情人士分析,或為錯開兩人的宣佈時間,姚木根事件在兩會期間也就暫時擱置。
  從往常經驗上看,官員在被宣佈接受調查前的一段時間,往往都會淡出公眾視野,但年前從中央黨校學習回來之後的姚木根仍密集出席他分管各領域的公務活動,並出現在當地官媒的新聞里,因此,也給外界錯覺,“以為他會沒事了,沒想到宣佈這麼突然。”
  江西省水利系統的一位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稱,原定於3月28日開全省的防汛大會以應對即將到來的汛期。按慣例,分管水利的副省長姚木根作為總指揮,將主持召開會議。
  然而,當他們還在為防汛大會的召開做準備工作時,突然從網上看到姚被調查的新聞,“當時我還不敢相信,因為之前沒得到任何消息。”
  在姚被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宣佈調查的當天,《江西日報》還刊登了一篇他的署名長文。
  “現在紀委辦案是一旦查實,立即宣佈,動作非常快,基本上讓你措手不及。”曾任江西省政府副秘書長的鄭克強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說。
  鄭克強與姚木根曾經在同一個辦公室共事多年。姚木根被調查的消息宣佈後,他在其認證微博上轉發了該則消息,並稱:有關部門春節前就開始對姚個人申報情況進行調查了。
  事實上,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已明確規定:“查辦腐敗案件以上級紀委領導為主,線索處置和案件查辦在向同級黨委報告的同時必須向上級紀委報告。”有分析認為,這一改革意味著中紀委在查處中管幹部(中央直接管理的幹部)時,獲得了較大的主動權,在報請中央同意後可直接查辦,對當地省委只需報備,而不再像原來那樣需征求當地省委同意。
  若從這個角度看,也就不難理解為何作為江西省委機關報的《江西日報》也未能提前獲知姚木根“落馬”的消息了。
  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據江西官場多位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姚的落馬源於其不實的“個人事項報告”。
  早於2010年7月11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中,要求領導幹部應當報告本人婚姻變化和配偶、子女移居國(境)外、從業等事項以及領導幹部應當報告收入、房產、投資等事項。
  在去年啟動的新一輪中央巡視中,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要求,要對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進行抽查,提高巡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此項要求被認為是中央授予巡視組的一把“尚方寶劍”。現在看來,這個比喻並不為過。
  江西省是去年第一輪中央巡視的10個地區和單位之一。“中央巡視組來了之後,副省級以上的領導其個人重大事項報告表全部被調出來查看。”上述熟知江西省政情的人士說,姚木根的報告表也被調出查看。廣為流傳的一個說法是,“姚在上面只填了一套房產,而其實際被舉報的房產多達十多處,分佈在北京、上海、南昌、廣州、深圳等多個城市。兩者之間有很大出入,這引起了中央巡視組的註意。”
  鄭克強在其認證微博上稱,聽聞姚有存款幾千萬、房產十幾套,來源不明。
  “當時有人說重大事項報告與個人實際資產嚴重不符的人,指的就是他。他實際十幾套房產只填了一套。僅這十幾套房產,就肯定有問題了。在調查之後又牽出了巨額股票。”該知情人士說。
  值得註意的是,在中央巡視之後,江西省在整改中要求嚴格貫徹落實《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和《關於對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國家工作人員加強管理的暫行規定》等兩項法規。目前,江西省所有縣處級以上幹部按規定報告了個人有關事項,組織部門將對領導幹部個人報告的有關事項進行抽查。
  “當時,姚被要求解釋清楚究竟有多少財產?巨額財產怎麼來?他解釋說,幾千萬炒股的錢是親戚之間湊起來的,買房子的錢是借來的。但這麼多的房產和股票,這麼解釋很難自圓其說。”多位官員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姚木根在北京的一套房子幾年前由他親手提拔的江西省發改委的一名副處級官員贈送,時價500萬元左右,現在估值1000多萬元。“當時,姚的兒子在北京念大學,正好給他住。”
  據悉,該副處級官員原供職於企業,2008年被時任江西省發改委主任的姚木根調到省發改委擔任副處長。“在2006年《公務員法》正式實施之後,這樣的逆向調動是相當困難的,而且這種調動也明顯違反了《公務員法》。”江西省發改委系統的一位官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在姚之前,該副處級官員已經被帶走調查。
  姚木根出事之後,他的妻子易安萍很快也在南昌被紀檢部門帶走了。易安萍為江西省質監局法規處處長,她與姚木根育有一子,目前在美國。據一位與姚木根家庭交往多年的官員透露,她被帶走是“因多套房產都掛著她的名字,股票也以她的名字持有”。
  據可查詢到的公開信息顯示,以“易安萍”為名的自然人,在2009年為洪城水業的十大流通股股東,2012年為聯創光電的十大流通股股東,2013年為羅平鋅電的十大流通股股東,分別持股0.27%、0.29%、0.2%。其中,洪城水業、聯創光電為江西省內的公司,前者主要從事自來水生產經營及污水處理業務,後者是一家專業從事LED、光電線纜研發與製造的光電子企業。羅平鋅電則是雲南一家集水力發電、礦山探採選、鋅冶煉及深加工為一體的股份制企業。
  在2009年至2013年間,姚木根先後擔任江西省發改委主任、江西省副省長。
  然而,僅此信息並未能證明這三家上市公司的股東“易安萍”為同一人,同時也不能證明該“易安萍”與姚的妻子“易安萍”為同一人。
  與姚木根家庭交往密切的官員說,易安萍給他的印象很安分老實,想不到她也被帶走了。
  從政28年仕途平順
  在江西省官場,多位與姚交往、共事的官員評價其行事低調,姚的“落馬”讓他們感到意外。
  姚的一位下屬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他天天在辦公室都是穿一雙布鞋,穿著很普通,不講究,很隨和。他常常會說‘我請教一下你們專業人員,這方面我不懂,這段話你看看這樣寫行不行?’”
  即使是當了領導,姚木根仍常常親自動手寫講話稿。“很多時候,他都不需要我們給他準備材料,自己拿個本子,記了一大段話,問這樣講行不行?還要不要再補充什麼?”姚的這位下屬說,“出那麼大的事,平時完全看不出來。”
  姚木根的寫作能力很強,這在江西省官場得到普遍公認。經濟學出身的姚木根還曾發表過不少有關江西經濟發展的理論性文章。據悉,姚在其仕途起步的時候,主要工作即是為領導寫材料,並因此受到領導的賞識。
  “姚還是很有水平的,能力不錯。他比較明顯的特點是善於提綱挈領,考慮問題比較有高度,內涵挖掘得也很深刻,這是他的一大優勢;同時,他對經濟領域也很熟悉,把握整個宏觀經濟內在聯繫的能力也不錯。”江西省政府一位不願具名的官員向《中國經濟周刊》評價說。早年在姚木根當江西省政府辦公室主任時,這位官員與姚有過接觸。
  從公開的簡歷看,姚木根的仕途相當平順。
  1986年,姚木根的仕途起步於江西省計劃委員會(江西省發改委的前身),歷任科員、主任科員、副處長、處長等職。1998年,時年41歲的姚木根被調至江西省政府,先後擔任江西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省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等職。2007年3月,姚木根重回江西省發改委,任省發改委主任。2011年5月起,姚木根擔任江西省副省長,主要負責國土資源、農業、糧食、人口和計生等工作,分管省國土資源廳、省水利廳、省農業廳、省林業廳、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等部門。
  從江西省計劃委員會的基層公務員崗位一路晉升至副省長,其全部職業生涯均在江西省度過。
  “他獲提拔非常快,我當副局長時他還是一個副處長,但很快便超越我,提拔到我前面去了。”在鄭克強眼中,他這位昔日的同事非常聰明。
  “姚善於變通,會打牌能喝酒,幾乎跟每一任領導都能搞好關係。”上述江西省政府不願具名的官員認為,除了自身能力外,這也是姚獲得快速升遷的原因之一。
  江西官場的多種猜測
  《中國經濟周刊》在採訪中瞭解到,與姚木根交往密切的商人及有交集的一些官員已陸續被調查。
  據悉,一位與姚相交多年的商人在年前已經被中紀委帶走。該商人與姚是結拜兄弟,曾經營汽車及酒店業,後從事房地產開發。在姚木根還是一般幹部時,兩人已經相識,有著超過20年的交情。“這位老闆一進去,姚也就保不住了。因為兩人交往非常密切,這位老闆一直就跟在姚的身邊。”上述熟知江西省政情的人士說,“現在的紀檢系統反腐很有一套,先抓官員身邊的老闆,老闆一抓什麼都吐,官員也就完了。”他總結,官員如果常常與老闆聚在一起大多很危險。
  因為官至副省長,關於姚木根“落馬”可能會涉及的問題在江西坊間有多種猜測。姚木根的“落馬”是在中央巡視之後,因此,人們也試圖從中央巡視反饋的問題中尋找蛛絲馬跡。
  在去年第一輪巡視之後,進駐江西的中央第八巡視組曾向江西反饋了領導幹部及其親屬存在插手工程建設項目、謀取私利、節假日收送紅包禮金等問題。今年2月,江西省公佈了關於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整改情況的通報,其中涉及水利、林業、礦產資源開發等多個問題,均與姚木根分管領域相關。
  例如,針對“水利建設資金使用過程中,存在嚴重權錢交易、貪污賄賂等問題”,加大了查辦案件力度;全面開展了“一大四小”綠化工程財政資金使用情況的專項審計,發現了一些項目未按規定履行政府採購、招投標,擠占挪用造林綠化財政專項資金等問題。
  上述水利系統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分析,姚的主要問題應該不在水利方面,而很有可能是姚在任職發改委主任期間,因為發改委涉及到大規模的投資,審批的權力很大。
  自2007年初開始至2011年9月,姚木根任江西省發改委主任達4年多。在此期間,中國政府為了應對經濟危機,推出了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龐大的政府項目建設投資在此期間密集推出以拉動經濟增長,這項工作主要由發改委系統來完成。“從立項到審批,必須通過發改委,他們的權力太大了,很容易出事。”上述不願具名的官員說。
  但截至目前,外界可獲悉的信息仍是姚木根的房產、股票等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問題,這是導致姚“落馬”的直接原因。然而,接受採訪的不少人仍擔心,會不會後面越查問題越多,畢竟姚在發改委主任及副省長位置上這麼多年,位高權重。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創作者介紹

醫生

oe51oevd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